当前位置:首页 > > 学术前沿

学术前沿

秦汉简牍法律文献语言文化研究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8日

一、该项目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从二十世纪初至今,近一个世纪以来,我国各地陆续出土了大量简帛文献,其中尤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出土的简帛最为丰富。这些简帛文献,内容非常广泛。法律文献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出土简帛中占有重要地位。不过从目前出土情况来看,法律文献主要存在于简牍中,帛书中基本没有。这些法律文献中,秦简和汉简占了主体,内容也以刑法为主,自成一个体系。秦汉简牍法律文献,以睡虎地秦简和张家山汉简中的法律文献为主要部分。睡虎地秦简和张家山汉简中的法律文献是保存得相对完整而数量丰富的法律文献,是研究秦汉法律的主要材料。除此以外,龙岗秦简也是较重要的秦律材料,可惜残损严重。另外还有一些汉简中也有不少散见法律文献,如居延汉简、敦煌汉简、悬泉汉简、武威汉简等等,它们都为研究秦汉法律提供了有力的补充。

对这些简牍中法律文献,前贤已做过不少的研究,主要以对睡虎地秦简和张家山汉简的研究居多,也取得了许多丰硕的成果。不过前人对秦汉简牍法律文献的研究,或侧重史学角度,或侧重法学角度;从语言文化角度研究的不多,即使有,也仅是对某一种简牍法律文献的研究,未能覆盖所有已出土并已公布的秦汉简牍法律文献。所以以所有已出土并已公布的秦汉简牍法律文献为对象,对其语言及文化作一分析研究,应当是很有意义的。

(一)对研究汉语词汇史的意义

法律用语研究是法律语言研究的核心。法律用语是民族语言的有机组成部份,是一种行业用语,或可称作社团方言,与全民通用语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深入探讨法律用语,对于准确揭示其与全民通用语的关系,反映汉语词汇发展演变的面貌,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研究秦汉简牍法律用语中的同义词、反义词、多义词、肯否形式等,能够反映该段时期部份语义场的情况,能从一个方面反映当时的语言风貌。法律用语在汉语历史词汇学上也有重要价值,有些法律用语可为辞书补充词条,有些法律用语可订正辞书的训释,有些法律用语增补词语义项,有的法律用语补缺词语用例,有些法律用语可提前词语初始用例即提前了“始见书”。

(二)对研究中国古代法制史的意义

我国古代法律,能够完整保存下来的,以唐律为最早。隋代以前的律文,过去虽有人辑录研究,但所看到的不过是断章零篇。秦律是汉代九章律的基础,可惜久已基本佚失无存。秦简中的法律条文,尽管不是秦律的全部,但保留了秦律的很多内容,大大丰富了我们对秦律的理解,对研究我国封建时代法律制度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价值。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的发现,使亡佚已久的汉律得以重现,不仅使秦汉律的对比研究成为可能,而且是系统研究汉、唐律的关系及其对中国古代法律影响的最直接的数据。同时,依据“汉承秦制”的史实,它还填补了睡虎地秦简的一些空白。张家山汉简《奏谳书》则是秦、汉司法诉讼制度的直接记录,从中也可了解到秦汉法律的实施状况。我们只有弄懂了每一个法律用语的正确含义,才能准确解读古代法律文献,才能准确了解我国古代的法律制度,进而正确了解那个社会,还原历史原貌。

(三)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添砖加瓦

法律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传统文化在秦汉简牍法律文献中也多有体现,并具有自己的特色。研究秦汉简牍法律文献中的传统文化,推陈出新,古为今用,对于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开创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局面,也将是很有意义的。

 

二、研究成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或对策建议

该课题研究成果分两部分:第一部分为专著《秦汉简牍法律文献语言文化研究》;第二部分为工具书《秦汉简牍法律用语辞典》。

专著《秦汉简牍法律文献语言文化研究》共八章,其主要内容如下:

第一章,“研究材料及研究现状”,第一节简单介绍了研究材料,第二节概述了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学术界对秦汉简牍法律文献的研究现状,包括专著类、文集类、学位论文类、单篇论文类。

第二章,“研究意义、研究重点及研究方法”,第一节明确了选题意义,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阐述:一是对研究汉语词汇史有重要意义,二是对研究中国古代法制史有重要意义,三是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添砖加瓦。第二节对研究重点加以明确,确定“秦汉简牍法律文献语言研究”的重点是“秦汉简牍法律用语”的研究,并对“秦汉简牍法律用语”的概念加以界定;确定“秦汉简牍法律文献文化研究”主要是心态文化的研究,重点是对张家山汉简《奏谳书》中的人名文化进行分析探讨。第三节说明了本研究所采用的研究方法,主要有:分类统计法、对比分析法、历时比较法、二重证据法等。

第三章,“秦汉简牍法律用语的类别”,指出秦汉简牍法律用语数量庞大,大约共有1000个左右。将这些法律用语从其所表达的法律意义方面分为“律令名”、“罪名”、“刑罚名”、“其他法律用语”四大类。第一节谈律令名,共有55个律名和4个令名,并对律名举例说明,对令名一一介绍。第二节谈罪名,秦汉简牍法律文献中的罪名大约157个,将其从大的方面分为十一类。第三节谈刑罚名,秦汉简牍法律文献中的刑罚名大约128个,大体可分为九大类,对这九类刑罚名分别举例加以说明。第四节谈其他法律用语,凡是那些不属于律令名、罪名、刑罚名的法律用语,都归入该类,共650个左右。它们主要是些秦汉时期的法律习用语,其内容包括了与法律有关的各个方面,对这类法律用语也分别举例进行了说明。

第四章,“秦汉简牍法律用语的结构和特点”,第一节分析了秦汉简牍法律用语的结构,从音节来看,它们有单音节结构、双音节结构、多音节结构。单音节法律用语,共约218个左右,约占总数的21.4﹪;双音节法律用语,共约572个左右,占总数的56.1﹪;多音节法律用语共有230个左右,约占总数的22.5﹪。第二节总结了秦汉简牍法律用语的特点,主要有:(一)简洁生动(二)常用省称(三)多罪刑共名(四)多一词多义(五)双音节占绝对优势。

第五章,“秦汉简牍法律用语的语义聚合”,从语义聚合的角度来看,秦汉简牍法律用语中有许多的同义词、反义词、肯定否定形式、多义词等。第一节讨论了其中的同义词,举例说明了秦汉简牍法律用语中大量的同义词,分析了各组同义词之间的相同之处,指出其细微差别。第二节讨论了其中的反义词,举例说明了秦汉简牍法律用语中大量的反义词。第三节讨论了其中的肯定否定形式,秦汉简牍法律用语中有不少成对的肯定否定形式,这也是其比较有特色的一个方面,论文对此也列举大量例证加以说明。第四节讨论其中的多义词,在秦汉简牍法律用语中,存在着大量的一词多义现象,也是秦汉简牍法律用语的一个重要特点。论文对此也列举大量例证加以说明。

第六章,“秦汉简牍法律用语在历史词汇学上的价值”,以体现汉语辞书最新成果的《汉语大词典》为参照,对秦汉简牍法律用语进行观照,探讨其在汉语历史词汇学方面的研究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补充新词,(二)订补词语训释,(三)增补词语义项,(四)补缺词语用例,(五)提前“始见书”。对其中每一个方面,都列举例证加以论析。从本章所举大量材料可知,秦汉简牍法律用语,无论是对于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还是对于汉语语文辞书的编纂,都具有十分重大的价值。

第七章,“秦汉简牍法律用语个例研究”,重点是针对一些释读有争议的问题,详细讨论了对它们的正确解读问题,提出了个人见解。第一节,《睡虎地秦墓竹简》“夜草为灰”新解,认为睡虎地秦墓竹简整理小组关于“夜草为灰”一语的解释值得商榷,时贤的一些解释也不尽可靠,“夜草为灰”的“夜”,应读为“爇”,意思是“烧”,此语的意思是烧草为灰。第二节,秦汉简牍法律用语中的“髡”、“耐”、“完”再考辨,对以往的一些模糊认识进行了澄清,通过大量简牍材料的例证加以论析提出了个人见解,认为,“髡”、“耐”、“完”各自有其不同的含义,“髡”意为“剃去头发”,“耐”意为“剃去鬓毛和胡须”,“完”意为“保持身体完好无损”。“完”应是与“髡”、“耐”并列的一种独立的刑罚,有自己明确的含义,而不是“髡”或“耐”的同义词。“完”已经算不上一种刑罚了,它只表示服劳役刑的一种伴随状态。第三节,从秦汉法律用语“毋(勿)敢”到现代方言词“不敢”,认为“不敢”一词在西北地区方言中的祈使用法当是来源于秦汉律中的“毋(勿)敢”。“毋(勿)敢”开始可能还不算是方言词,但后来由于语言的发展,以及社会政治的原因,如朝代的更替、首都的迁移等而沦落为一个方言词。随着语言的发展,古代的“毋(勿)敢”演变为现代的“不敢”,其表祈使的用法还一直保留在西北地区的方言中,只是语意和语气上都略微起了些变化。

第八章,“张家山汉简《奏谳书》人名研究”,通过对《奏谳书》中出现的所有人名进行梳理分析,揭示古代的取名文化。第一节从总体角度研究了《奏谳书》人名概况及特点,先以表格形式将《奏谳书》中的人名全部列出,然后分析了这些人名的特点,主要有:(一)有名无姓(二)单音节(单字)人名占绝对优势(三)男性人名占绝大多数(四)有不少非常见人名(五)有重名(六)有天干人名(七)有数字人名。第二节对《奏谳书》中的非常见人名作了分析,这又分三种情况:(一)常见字但不常用作人名的,共有27个。(二)非常见字但字书有收录的,共有11个。(三)不见于字书的冷僻字9个。对这三种情况中的每一个人名用字,都先分析了其意义,又举出其在简文中的例句,再揭示其反映的取名用意,即其所体现的长辈们的心愿或期盼等,这实际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反映了当时人们的价值取向、观念风尚、社会风貌等。

附录部分,列举了体现封建社会制度文化的一些简文,并作了简要分析。从内容看,有尊老方面的,有重孝方面的,还有表现男尊女卑方面的。这些简文,大多以律文形式存在于睡虎地秦简和和张家山汉简中,而《王杖十简》和《王杖诏书令册》则属诏书和案例,是体现尊老的典型内容,存在于武威汉简中。

 

主要观点:(1)秦汉简牍法律用语数量众多,类别丰富,自成体系。(2)秦汉简牍法律用语有其鲜明的特点。(3)这些法律用语在历史词汇学上具有重要研究价值。(4)取名文化,反映了当时人们的价值取向、观念风尚、社会风貌等。

创新之处:首次对秦汉简牍法律文献材料进行系统全面的清理,并从语言学和文化学的角度对其中的法律用语进行多方位的研究。

 

第二部分,工具书《秦汉简牍法律用语辞典》,可看做该课题研究的一个副产品。将研究过程中收集到的1000余个法律用语按音序编排,逐一进行解释和考证,并举出简文中的用例。对一些难懂的简文(主要是睡虎地秦简),也参考整理小组的注释和翻译,加以解释。

本辞典与一般辞典的不同之处在于:一般辞典重在释义,所以体现出释义详尽的特点;而本辞典的释义可能没有那么详尽,但举例较多,这些例句也都是辞条在秦汉简牍中出现的简文的例句。所以,本辞典的特色就是重在指出辞条在秦汉简牍法律文献中的出处及用例,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兼有一定的辞条索引的作用。

三、成果的学术价值、应用价值,以及社会影响和效益

该课题的研究涉及到语言学、文化学、法学等诸多方面,具有跨学科性质,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某些研究的空白,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应用价值。(1)从法律用语方面丰富和补充了汉语词汇史的研究,爲从事汉语词汇史研究的学人提供一点借鉴材料。(2)以出土法律文献为材料,丰富和补充了中国古代法制史的研究,爲正确解读古代法律提供一点借鉴。(3)从古代取名等方面,丰富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为繁荣社会主义新文化提供一点借鉴。

《秦汉简牍法律用语辞典》的编纂,可为从事该领域研究的初学者提供一个阅读法律文献的参考工具,虽则是水平所限未必值得依赖,但或许能提供些许帮助,抛砖引玉,引发思考和探究。也许从这方面说,其应用方面的价值相比学术价值要强些。编纂的初衷也在于此。

 

项目负责人:长江师范学院赵久湘;项目来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秦汉简牍法律文献语言文化研究》(项目批准号:12BYY074)。